十九吹酒

朝欢暮乐,贪杯又好色~

少年谋(上)

少年谋(上)
    浩荡天地间有两位不问世事的高人,他们分别是天上那位擅长奇技淫巧之术的墨子和隐逸在山间精通政论兵法的鬼谷子。旁的不说,就因为这两个人也单单有了些约定俗成的规定:这二人都有收徒的习惯并且只会挑选觉着有眼缘的年少人才,再加上经常会有天上人间的闲人将这二人做比,日子久了,竟然分化出了两大互相一较高低的学派。
    外面的人为他们的门下不可谓不费尽心思,但这两位世外高人究竟怎样看待这些事情也难以猜测,捂着嘴偷笑也未可知。
    闲话少说,因着这虚名的学派竞争在天下传开来,事情的两位主人公却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事情自由发展,所以事情又演变成了每隔百数十年当两位都有学有所成的弟子出山时,便会举行一场争高论低的比试。目的不为其他,就是出山的最后一场修行,胜者除了一场虚名也不会多些什么;但是败者除了名头还有丢掉性命的风险。因为比试的形式和题目是完全不确定的,既有可能仅仅只是走走形式的考场考试也有可能只是让人吃一顿饭便定出了胜负。除去这些也有更为凶险可以被称之为考验的方式,比如在今次之前,曾经大动干戈的将弟子们的周身法力抽去并将他们直接扔到凡间两个战乱的国家让他们凭自己的本事去辅佐各国的君主,只不过这一次送去的两位最终都命丧凡间了。
    因此天上天下对着两位世外高人的趣味皆不做过多评论,这些事情本就是外面人一手促成的,而且基本参赛的弟子们也是自愿的。
    毕竟也没人愿意看到自己的恩师在外面被人贬低。
    次次如此,观者如潮,闭嘴不言,今次也不例外。
    一

    天上的墨子大师有一位弟子名叫庞统,此人是在何时何地被他收为弟子的没人知道,只知道当他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时,他就已经是众人皆知的墨子所教导过的最具天赋的弟子了。不过,比起他的才学天赋,天上的男男女女们好像对他的外貌更在意。天上人有云:九天神女千千万,不敌士元一枝花。
    每每有同门拿起这话去找庞统打趣时,他总会笑着,道:“真乃谬赞,谬赞。”
    庞统最善机关傀儡之术,说起来虽然师承墨子大师可又并不完全相同,或许这也就是大师对他最为刮目相看的原因。在才貌方面,天上人对他的夸奖从不会吝惜自己的言辞,但士元却次次都回以“谬赞”二字,他不是过分的谦虚,只因在他的心里的确有一人样样胜于自己,而且不仅没有心生嫉妒反倒在心下种下了一颗钦羡爱慕的种子。
    他的心底有火在烧,其光愈盛,其人愈痴。
    究其原因也不过是当年在水镜府的惊鸿一瞥,也不知究竟又没人落入那人的眼里,他就这么记下了。其实并没有清苦修行的这一说法,彼时年幼,庞统也曾偷偷跑到鬼谷子隐居的山谷,可是临近谷口他又后悔了,心说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去寻人,怕是只会叨扰到那个人吧。如此数次,于是他下定了决心,与其上门打扰不如自己努力修行,这样终有一天自己会站在和那个人比肩的地方。
    人的时间流逝的飞快,他们的时间也是。春风秋叶,夏水冬花,皆从眼前掠过,当年也再也不复当年,而少年人的心思却愈加坚定。
    爱慕并不是唯一,可它却会在岁月里慢慢的蔓延开来,不可控制的,永无止尽的,铺天盖地般的。尽管并没有直接会过面,但是关于那个人的只言片语却还是会钻进自己的耳朵里。一方面的确是他刻意留心,另一方面则是如今作为两大学派杰出的门中高徒,不想被外面拿来比较都难。
    但庞统喜欢这样的相提并论。
    明亮的火焰在心中愈然愈旺,跳动着的是其中人荡漾着的心波。

    二

    这一次的比试还真是说来就来。
    有人在心中叹笑:人间烟火,清水欢歌,把酒长情,莫太执着;也有人悠悠道:满眼流离,心中有意,偏生软弱,愈想愈多。
    早就打听好了一切,他欢天喜地的揣着些小心思迈进了门。庭前花落,簌簌有声。穿过辗转曲折的回廊,他早已面上微微汗湿,虽然紧紧抿着嘴唇,可那双眼睛真的是多情而又多话,铺满了说不完诉不尽的情思和期待。
    他早就来了。他心中欣喜难平。
    心中欣喜难自抑,脚下踏步亦生风。白发微卷的少年一个踉跄,便向前栽倒而去,本以为会扑空而来,却不曾想就这样直直地扑进一个人的怀抱里。
    庞统当即心中一紧:是他!
    抬起眼时,人眼的果真是那个人,虽比起年幼时更是多了些清俊雅致但那股子淡淡的疏离之感还是未变。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要去说,可是等到脱口而出时却独独只剩下了“多谢”二字。庞统迟疑了一下还是脱离了那个人的怀抱,心中既是欣喜又是后悔,最后的千言万语都只有融入了那一双眼睛里。
    对面人在对上庞统的眼睛时,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的胳臂,道:“我以前见过你。”
    “是吗。”庞统觉得自己身子发软,他使劲地吸入一口气,悠悠唤道:“阿亮。”
    明明是问句,却还是都是肯定的语气。
    他的生平自己都清楚,每每听旁人说起他时,庞统总会在心中默念无数次这个称呼,而如今单单只说了一次,就好像抽干了他全部的力气。
    在水镜府。有人在心中替他给出了回答。
   

    三 

    这一次比试的题目也是和以往一样的出乎意料:将两大学派的几个弟子扔到凡间去寻一颗珠子。
    当时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尽管有不少人怨声载道但是大家还是老老实实的照做了。他们既不是普通的凡人也不是天上的神仙,虽然或多或少有些超出凡人的本领可本质上仍旧没有摆脱生老病死。没有谁可以轻而易举的就跳出生死轮回,普通人更是不能。因此这次比试给出的题目和奖赏都是那颗珠子——它是某位真神的神元,能直接让人跳出几乎无解的生死轮回。据传那位真神为了一个凡人女子放弃了自己拥有的一切,即使最后他和他深爱着的那个凡人一起被冰封在了千尺之高的雪山之上。当时和庞统一起的几个同门在谈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仍在摆弄自己手里的一段玉骨。
    这是他快要完成的秘密,一个由他制作的傀儡,一个几乎耗尽了他这短暂青春的傀儡同时也几乎可以取代他自己的存在的傀儡。
    ”士元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其中的一个问他,因为此次还有那个名声在外的对头诸葛亮。
    “……的确没有。”他的回答好似局外人一般,让问话人一时之间感到尴尬顿生。
    “算了,不管你了。”
    虽是同门却不见得会有同门的情谊,毕竟珠子只有一颗,也就意味着直接跳脱轮回的人也只有一个。
    两位大师还算良心,告知了珠子藏匿的地点——凡间西方的一个大国宁国。只是他们也提出了要求:不得伤一人一物的性命,不得坑蒙拐骗,不得使用仙法,违者直接将会被送到冥府轮回井。目的很明确,只能靠自己的真本事去取,就算要搭上这些人短暂的一生。因为神仙的时间几乎等同于无尽,这一批弟子不在了,可是很快又会有下一批投入门下。
    换句话说,能不能得到也是全看缘分。
    他们在凡间的歇脚处原是在一座不起眼的小山头,终年云雾缭绕。后来也就分道扬镳了,毕竟东西只有一个,结伴同行还是会不欢而散。
    庞统已经在凡间游荡了大半年,最近他总是在夜里梦见那个人,梦见那个人出现在这个国家的都城的某座宅院里。庞统对此深信不疑,因此在他匆忙赶来之际就出现了几天前的那一幕。
    阿亮果真在这里。他心心念念着的人,命中注定的相遇,尽管和故事中的描述一样老气而俗套但他还是觉得美好的不可方物。
    在这几天的短暂相处里,庞统曾经旁敲侧击的问过诸葛关于这场比试的看法。那个人虽然一直话不多,但是那天却破天荒的为士元解了疑,或者说,只要有问就必有答。他说那些都是些可有可无的,因为两位大师也很头疼外界人私自约定起来的比试,所以此次比试只不过是借着比试的幌子将弟子们都放归原本的归处。
    那就是想慢慢结束外面的那些约定。庞统说道。
   “ 因为他们也想过逍遥在外的隐居日子。”诸葛亮的声音一字一句的敲在庞统的心尖上。
    “阿亮说的可真好。”他忍不住赞叹道。
    诸葛亮闻言看向庞统,才只刚刚一瞬,他就隐隐失神。庞统见他有些不对劲儿,便伸出了细白的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可不曾想到诸葛亮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
    诸葛亮还不等对方发出声音,就快速撤回了手,别过了头。庞统嘴角噙着笑,伸长了脖子去看他,白净的一张脸现在却跟三月的桃花一样红。
    “你吃了不少苦。”猝不及防的一声问候,把庞统搞得一头雾水,他问道:“阿亮此话又从何说起呀?”
    的确不解,委实不解,甚为不解。
    “……因为,”诸葛亮终于肯转过脸看着对方了,他没有再继续解释,反倒是有一次牵起庞统的手,放在手心里不住地摩挲。
    手心里有柴,一点即燃;手心里又火,燃起便烧心;烧心即是动情。
    仅仅只是紧握着的双手,透过灼人的温度,都能感受到两个人的心跳声。
    庞统偏着头,只笑不言,他反握着那个人的手,知道了他为什么会心疼自己的原因了:因为那双手上布满了厚厚的茧子啊。
    他没有告诉庞统自己是怎么知道他的。年幼时的水镜府里时,诸葛亮曾经住过一段时间。那时候凑巧碰见月老家的两个小童,再是不爱说话的小孩子只要遇见了同辈,总该会相处的融洽。那两个小童穿着红衣梳着两个娃娃髻,甚为可爱。既然发展出了同辈情谊,那又怎能对同辈小气?两个小童见诸葛亮小小年纪便相貌不凡,便想着助他一把。他们从衣襟里掏出两根红线,那颜色艳艳的,就像新娘子的喜服那般明艳。
    他们说:“看见这两根红线了吗?这可比一般的红线厉害多了!只要将一根绑在你的小手指另一根绑在你心悦之人的小手指上,你们就能缘定终身永不分离了。”
    “……我没兴趣。”小小年纪就惜字如金。
    “可你还是相信了。”其中一个小童点破道:“不管是谁都逃不开‘情’这个字,你看天上的一个个狗屁神仙还有地上的凡人,还不都是要对着咱们家月老拜了又拜,就是为了求桩姻缘,为了与心爱之人厮守终身。”
    小童说着还不忘点着头,其中一个见状,便煽着风点着火:“咱们可是好友,我们是不会骗你的,这个可以帮你把心悦之人留在你身边,难道你就不怕你喜欢的跑掉了吗?”
    “为什么要跑?”年幼的诸葛亮被这两个小童的阵仗搞得有些稀里糊涂。
    “你啊你还真是白瞎了这颗聪明脑袋!你喜欢别人可别人不一定就喜欢你啊!你看看,天上不还是有蠢蛋神仙整天追着嫦娥仙子跑嘛!那嫦娥仙子就是不喜欢那些蠢蛋咯!”
    “有了这个就能让你喜欢的也喜欢你!”
    “那他们怎么不求月老给这个?”小诸葛反问道。
    “哼哼,因为看他们不顺眼,我们就是不给。”
    如此简单直接的理由,小诸葛亮虽然还是不太情愿,但他还是将那两根红线紧紧的藏在了怀里。不过,他最后还是问了一个让两个小童很想把他脑袋敲开来看看的问题:“什么是心悦之人?”
    两个小童一起露出了“朽木不可雕”的神情,然后便故作高深道:“就是你看见那个人的第一眼时,你觉得你的心脏都不是你自己的了,那么那个人就是你的心悦之人了。”
    “那什么是‘心脏都不是自己的了’”?小诸葛的求知欲异常旺盛。
    “你这是什么脑袋?孺子不可教!”不过,两个小童还是把持着心中恨铁不成钢的怒火,大喝道:“就是你看那个人时你就想和他好,就这个意思!别再问这些没完没了的问题了!”

    那日被月老家两个小童给痛骂了一顿小诸葛也没能钻透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问题,只是还未待他回过神仔细回想,老天便给了答案。
    住在水镜府本来就是观摩学习,每日在这里穿梭的便是形形色色的各路文人雅士和能人异士。,人群来往不断就好似黑色的蚁群,密密麻麻,沉闷且压抑。没过几日,小诸葛便在这样压抑的人群里看见了一束光,他以为是一束光,后来才明白那只是某个人眼中跃动的光彩。他站在一旁目光追随着那束光而去,便有个笑面如花的孩子落进了他的眼睛里。
    只一瞬间,他就好像明白了那两个小童所说的“心脏都不属于自己”的那种感觉。那个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孩子长着一头微卷的头发,即使隔着老远,小诸葛也能对他的喜悦感同身受。
    “怎么会笑得这么开心?”他躲在远处的墙根里,忍不住好奇的嘀咕了一声。
    只这一次小诸葛的眼底和心里就深深地烙进了那个欢快愉悦的身影。他没有上前去跟人打招呼,不是因为不敢,因为只是看一眼就觉得自己浑身无力,心脏狂跳,几乎要从单薄的胸腔里滚落出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又何谈去同人打招呼?
    就这样躲在一旁看了好几日,小诸葛也从其他人口中知道了那个人:原来是天上墨子的弟子,跟自己一样今次也是被人带来观摩学习的,因为同样都是长辈受水镜府之主之邀。白发微卷的那个人也是个天赋异禀的罕见之才,小小年纪便受同门诸多长辈提携照顾;他好像擅长机关傀儡之术,并且心灵手巧;他好像也不太爱说话但是他很喜欢笑,笑起来既温暖又可爱;……有太多知道的和想知道的,最后小诸葛在心中默念了一边他的名字:庞统。
    他在心里记下了。

    在宁国待得久了,庞统觉得自己愈发留恋现在的日子了。几乎日日里和诸葛亮一起相伴同游,一口一个“阿亮”的唤着,不知疲倦。从前只能在心里默默呼喊的名字,如今每每喊出这个名字时,对面总是有人不知疲倦的应答。
    “阿亮……”心中既惊又喜。
    “嗯?”对面那人看了过来。
    “你准备一直留在这里么?”庞统问。
    “……没有。”诸葛亮收回了目光,道:“初到宁国时曾在街头偶遇一个人,尽管落魄不堪但也能看出此人不是泛泛之辈。他似有某种宏图大志又欲招我入幕……”
    “那你同意了吗?”还未等诸葛亮说完,庞统倒是先急着问了出来。
    如此焦急打断自己的话这还是第一次,让他不禁有些担忧。
    “嗯。”诸葛亮有意无意间声音也温柔了起来:“他说等我完成这场比试之后便可去翠霞山去寻他。”
    “……他不是凡人吧。”庞统低低地问了一句,声音中不悲不喜。
    “是被贬到凤族长公主手下的天裔。”
    “他欲招你入幕就是看上了你……”庞统的声音越来越低,其中悲喜可闻。他既然要你在比试之后再去就是向你提出了要求,他想试探你。“阿亮就去吧。”
    只要你有意,我又为何要阻拦呢?
    “……嗯。”诸葛亮乖巧地应下了,神色中有些恍惚而过的失望一闪而过。
    “那……阿亮知道神元珠在哪么?”庞统突然关切的问道。
    诸葛亮俯视着他。他当然知道,来到凡间这几个月他又怎会只是逍遥度日?他想要的可不仅仅是不老不死。“听闻江湖上某一门派的掌门人曾在数月前偶然得到一颗珠子并且在此物的帮助下突破了已经停止十数年修炼的瓶颈。不仅如此,那颗珠子似乎还有让人返老还童的功效。”
    自此那颗珠子的传闻便在江湖上风传了开来,诸葛亮也是听到这个才开始仔细调查的。只不过,如今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他的确很难从凡间那些武林高手的手中直接拿到神元珠。退一步说,休要说不能伤人性命了,若不假借他人之手,恐怕遇见了那些人连命都保不住。毕竟,现在凡是跟神元珠扯上关系的人都发了狂。
    没有人不想长生不老,跳脱生死轮回。
    “阿亮是在想怎么才能拿到神元珠。”庞统又问,似乎已经忘了他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既不能伤人也不能被人伤。”
他若似毫不知情的说着,不看不闻亦不问。
   
   
   

评论(14)

热度(25)